现在位置:首页 » 记忆力 »

四川冒皮皮

作者:良春 ⁄ 时间:2021年10月31日 ⁄ 分类: 记忆力 评论:0 铁丝穿豆腐——别提了
口袋装钉子——想出头
瞎子逛街——目中无人
盲人吹喇叭——瞎吹
衣柜没有把手——抠门
茶壶里烧水——滚开
苍蝇采蜜——装疯(蜂)
寡妇睡觉——上面没人
财神爷要饭——装穷
裤裆里着火——当然
等公鸡下蛋——别指望
开水锅里洗澡——熟人
鞭炮两头点——想(响)到一块了
一个女人单独站——自我批平;
吃冰棍拉冰棍——没(化)话了。
马路上的电线杆——靠边站;
带着算盘进稿材——死也要算计;
上坟烧报纸——骗鬼。
春哥敲门——蠢(春)到家了。
小母牛看医生——牛逼坏了
小母牛爬电线杆子——路牛逼带闪电
小母牛倒走——牛逼在前
煮汤圆加把火——光蛋起身
上房子扣屁眼——自己抬自己!
寡妇死了儿子——没指望了;
脱了裤子放屁——多此一举;
脱了裤子捧老虎——不要脸不要命;
夜壶打饱隔——锤子吃多了;
两个女人一般高——批平;
裁缝不带尺——存心不量(良)
《百家姓》去掉赵——开口就是钱
鼻孔喝水——够哈
车祸——乘人之危
唱戏的腿抽筋—下不了台
骗蝠身上插鸡毛——你算什么鸟
苍蝇采蜜—装疯(蜂)
种地不出苗——坏种
看衣服行事——狗眼看人
铁匠铺的料—挨打的货
强盗画影像——就你那副贼形
墙头上跑马一一不回头的畜牲
瞎子拉琴—瞎扯
上打口红—装纯(唇)
牛屎虫搬家——滚蛋
石头放在鸡窝里——混蛋
老肥猪上屠—挨刀的货
有大哥有二弟——你算老几
芝麻地里撒黄豆——杂种
吊死鬼打粉插花——死不要脸
航脏他娘哭肮脏——航脏死了
布告贴在楼顶上——天知道
一个耳朵大,一个耳朵小——猪狗养的
二十一天不出鸡——坏蛋
茅厕里题诗——臭秀才
茅房里打灯笼——照屎(找死)
狗咬叫花子——畜牲也欺人
狗咬皮影子——没一点人味
骆驼生驴子——怪种

本文由良春原创或编辑,转载请保留链接【四川冒皮皮】http://jiangliangchun.cn/blog/?post=85 下一篇:搞笑创意视频:私家葱林,养生秘境,滑动解锁的私宅是啥样
目前有 0 条评论